和小草app类似

与姜妙素的事情说完之后,恒彦按林直接是将目光扭向了一旁的穆诗姗,然后开口询问道,“总裁,叫我来,是有什么事情?”

刚刚秘书是没有与跟他说有什么事情,所以眼下只是询问一下穆诗姗了。

“你的那药液,已经是分析出来了,和你说的一样,拥有永葆青春的效果。”

穆诗姗闻言,顿时是微微一笑,仿佛是冰山化开一般,然后开口说道。

恒彦林见此,眉头微微一皱,随后是摇了摇头说道,“我说的永葆青春的药,是成品的药,那个药液不过是半成品,达不到永葆青春的效果。”

恒彦林说的很认真,但是一旁的几人都是惊愕无比的看着恒彦林,那药液的实际效果,还有那药液的分析数据,她们可都是看到过的。

那效果,已经是非常逆天了,可以说是永葆青春,也是不为过的,但是恒彦林眼下,却是说着,那效果达不到永葆青春,并且说那药液,不过是半成品,这口气。

若不是那药液就是恒彦林所炼制出来的,估计她们都是要说上恒彦林一句猖狂了。

“你说,这药液只是一个半成品?”

姜妙素看着恒彦林,直接是非常认真的开口询问道,恒彦林既然是这药液的制作人,她们自然是没有反驳的理由,所以当下也只能是恒彦林说什么,她们只能是信什么了。

即便恒彦林眼下是夸大其词,但是这份药液可是足够证明,恒彦林的能力了。

穆诗姗这会儿听着恒彦林的话,才有些想起来,恒彦林确实是说起过,炼制出来的药液,只会是一个半成品而已。

爱哭的俏丽美人

“确实只是一个半成品而已,那药液虽然依旧能够保住青春,但是在使用之后,却是对药品非常依赖,看使用了药液的次数,若是只使用上一次,大约是一两个月的时间,药效退下后,便是会恢复如初,若是一瓶的话,大约是能够维持个几年的,你们两个,手背都是使用过了吧,过上一两个月,在看看手背,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。”

那药液毕竟不是驻青丹,所以是拥有一些限制的,恒彦林对于这个,自然是清楚无比,而两女手背上,这会儿还拥有着淡淡的灵力,恒彦林是一眼便是发觉了。

几人闻言,顿时是愣了一下之后,便是吃了一惊,其余不说,就说她们两个,在使用完药液之后,可是没有与人说起来过的,这一路上过来,两人都是呆在一起。

而穆诗姗的秘书,虽然是单独离开了一会儿,但是想来也是不会与恒彦林说起这事情,而眼下,恒彦林却是一眼便是发现了这个问题,实在是太厉害了一些。

“既然是半成品,那你有办法,制作出成品不?那成品是否就拥有永葆青春的效果?”

姜妙素此刻是眼神发亮,死死的看着恒彦林,然后开口询问道,身为一个女人,她对于自己的容貌,也是分外的注意的,若是能够获得这样的效果,她自然是没有理由拒绝。

眼下的她,对于恒彦林说的话,已经是直接相信了,因为恒彦林自己都是说了,她们手背这种涂抹了药液之后的效果,只能维持一段时间。

这种话若是假的话,想要证明,就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,只要等上一段时间,便是可以了,更何况,她心中是无比期待,这话是真的。

因为如此一来,便是可以让其他顾客,依赖上这款产品了,但是又不会有人说什么,毕竟护肤品,也只能是维持上一段时间而已,而这一款一次便是可以维持一个多月的时间,已经是足够了。

而且,若是用完一整瓶,那时间将会延迟上许多,在中间,不使用这款产品都是可以,只是到失效时间之后,若是想要的话,在使用便可。

如此产品,已经算是业界良心了。

“成品的话,只要一颗就可以永葆青春了,只是眼下的我没有能力制作出来,药材也不够,所以这事情,暂时是不可能的。”

恒彦林闻言,直接是摇了摇头后说道,成品的驻青丹,自然是拥有那种效果的,但是眼下的他,境界还不够,灵力稀薄无比的他,想要炼制一刻驻青丹,失败率太高了,而且药材也不够,其中一个,是需要上年份的灵药的。

恒彦林的手中压根没有,他炼制的药液,也是使用了替代品才炼制出来的。

听到恒彦林这话,姜妙素顿时是有些失望,不够想了想之后,便是将这个念头直接丢开了,虽说只是半成品,达到恒彦林所说的那个效果,但已经是非常逆天了。

虽说不能永葆青春,但若是一直使用的话,其实不也是一个效果?做为这个药液的股东之一,也许在之后,别人难求的药液,在她这里,便是唾手可得。

而且,到时候别人使用的,都是稀释的药液,她却是可以得到没有稀释过的药液使用。

“对了,那个小玉瓶,好生产吗?”

穆诗姗忽然是想到了这个问题,直接是对着恒彦林开口询问道,这个玉瓶也是极为关键的,想要走高端的路线,这个玉瓶就是千万不能掉链子的。

恒彦林闻言,想了想之后说道,“若是尽力制作的话,一天能够一千个玉瓶制作出来吧。”

这其实算是少的了,恒彦林要是想的话,一天数十万个瓶子,都是可以制作出来,只是恒彦林如此说了之后,怕是就要变成苦力了,眼下的恒彦林,已经是隐约明白,穆诗姗想要做什么了。

“一千个?”

穆诗姗两人相视了一眼,都是觉得数量有些少了,但这是恒彦林一个人的工作量,其实真要说起来,已经不算是低了,而且走的是高端线路的话,这个其实也不算是少了。

头像

About the author